树上是一个玩书的网站
e出名 个人品牌出版网 >>所属分类 >> 体坛人物   

哥也有一段奋不顾身的爱情

标签: 暂无标签

顶[1] 发表评论(0) 编辑名家

      一、那些叫做曾经的丁香情缘(拂面春风) 

昨日离人今日君,花开依旧,只欠那花心。怎忆当年一颦笑,便枉牵饶一方人。红颜已非原知己,尘土飞扬,身陷其中糜。画上牡丹虽绚丽,暗香残留蝶哪里?你眉梢上的惊奇,幻想中的回忆,怎么可以在一瞬间发生分离?一如,湖中的垂柳,眺望,枝头的自己。仰卧湖面的残叶,唇齿相依。原来重逢,也可以,悲壮无比。那么,请允许我,下一次再聆听。你,凄美的爱情故事。相信那里,定然会有令你我沉醉的记忆。梦里十三绕,失去的如此飘渺。想当初,柳条初冒,春风拂晓。你我相遇,梦在断桥。

梦在离别时,三年前的相遇,三年后的别离。如今漫天飞雪时,奈何离别近咫尺。一点忧伤,两段残叶,怎忆当年相遇时。不期而遇总是缘,奈何美好终易逝。怆然回首同窗情,岁月峥嵘实难弃。多少欢笑,几盏泪水,隐入桃花方绽时。唐时明月宋时风,流传千载不曾逝。怎知一别数年后,君吾是否还相识?待到发白,重温旧忆,如何去寻梦中路?秋风不识故人所,辗转急寻梦断处,暂驻且听蜂歌雨,双瞳剪水尤在目。一宿方醒,微梦依旧。胸中幽怨向谁诉?种树桃花,是否还记?舞像年华,与君之期。

最近花了两天一夜时间看完的《新白发魔女传》。每当我看完一部电影或电视剧后心中难免有所感概,趁某种感慨消失殆尽之前,用这些神奇的文字记录一下。

卓一航与练霓裳的爱情,是羽生先生最为震撼人心的爱情,也是最令人心痛的爱情。这部不算精美的电视剧却在某些情节某些对白某些镜头上拨动了人们最脆弱的共振,这些共振或许来自曾经的过往,或许来自未来的念想……

卓一航,武当掌门的继承人,武功过人,儒雅帅气;练霓裳,明月峡的实际掌控者,人如其名,婉转优雅。双方本来心动的感情却因门派的对立而不得不狠心的咫尺天涯。

卓一航:你一开始就不应该打开我的心门,既然打开了就不会再关上!

练霓裳:时间可以遗忘一切,时间久了你的这扇门也就慢慢地关上了。

因为爱,却不能爱。这种痛苦可想而知。于是有了卓一航武当思过崖上的为爱自残,于是有了卓一航流泪的自语:我一直以为记住一个人很难,没想到忘记更难。

爱,有时无需太多的言语。因为穆九娘,因为要给明月峡一个交代,练霓裳用假药“毒死”了耿绍南。当不知实情的卓一航为了替大师兄报仇愤怒的持剑相向时,练霓裳什么也没有解释。卓一航对她的一剑穿膛刺伤了多少人的心?!

爱,有时真的能低到尘埃。当得知卓一航要和小师妹结婚的消息时,练霓裳不顾生命危险只身上武当,只为要亲自问一句卓一航这到底是为什么?!结婚的假象换来的是霓裳的真情,而霓裳的真心换来的却是卓一航为了师仇的又一次的一剑锥心。

爱情太短,而遗忘太长。伤碎了心的练霓裳怎会忘记他们曾经的誓言:天地为媒,万物为证。永结同好,至死不渝;怎么会忘记卓一航为她在水云洞里种的遍地鲜花;怎么会忘记一航带她走浪迹天涯的承诺。

幸福太短,而遗恨太长。于是,练霓裳为了爱一夜白头。若问,为了爱,为了他,一夜间倾尽白头。你可曾记得她青丝时的模样?

人魔情未了。卓一航曾经说过他会带她走,真的会带她走。于是,雪山之巅,亦爱亦恨的刀光剑影;飞花逐蝶,生死契阔的生命置换。朝露昙花,咫尺天涯。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明月舞霓裳,一苇难成航。这样的爱情,这样的结局,是一种震撼,是一种无奈,同样也是一种凄美!

那样一种凄美,像极了我爱的丁香。不知道为什么,世间花自有风情万种,而我却独爱丁香。也不知从何时起自己就特别喜欢唐磊的那首《丁香花》,那样美丽而伤感的歌词,那样凄美而低沉的旋律,唱得让人如此心伤,常常不可自拔地陷入一种悲切的画面之中。插上耳塞一边听,一边小声地哼,自感一种缘自内心的愁绪油然而生。

再后来,进入高中,那么多精美的诗词,而我却独独喜欢戴望舒先生的那首《雨巷》,一遍遍地吟诵,一遍遍的情不自禁,仿佛眼前就徐徐飘过诗中那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内心不免增添些许慰藉。

今年十一的时候回家,偶然在街上碰到一个花匠在那里卖丁香,稀稀的叶,带着些许苞蕾。犹豫了片刻,我买下了一株带回家。花贩说,丁香花绽放于百花争艳的仲春,每逢花季来临时,香气袭人,纷纭可爱。这虽然只是一株,然而待到花开之时,走在近旁,我们也能感受到它的芬芳与香气绕人。回家后,我小心地把它栽种在了花盆里,倍加爱惜。临走时,我把丁香花委托给了父亲。父亲爱花。我把花交给父亲时,他笑呵呵地说:“你安心地去上你的大学吧,再忙,我也一定会照顾好我们的花,等到来年春色满园之时你也一定会看到满盆盛开的丁香!”看着头上已经有了些许白发但仍旧笑呵呵的父亲,我却忍不住偏过头来……

不经意间,自己竟然已与丁香结下了如此情缘。

最近突然发现,不知不觉,自己如此开朗的性格中竟然多了点似丁香般淡淡的忧郁。那样地喜欢夜里一个人时的宁静,在床上睁着眼,想一些记忆中的人,记忆中的事,到兴起时就所幸从床上爬起来,摊开记事本,随心所欲地记下脑中所想、心中所念;再或者信笔由来,写下一些小诗,稍慰寂寥,而我却发现如此简单而自然的一切在这一刻却也变得那样的唯美。

我是向来不喜欢一个人独自外出的,只要有一个知心的朋友在一起,我便觉得这世间便没有什么地方是值得可怕的了;然而,我却对另外一种独处情有独钟:那样地喜欢晚上没人,只有路灯的街,很安静,很惬意,一个人在皎洁的月光下迈着步子信步向前走,一边走一边想一些记忆中的人、记忆中的事,一直想到突然间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经意间笑了,然后就一个人在那里傻傻地开怀大笑,感觉好像这个世界那一刻就只有自己和那些回忆中的人……

现实的坎坷也让我在回忆中去寻求一分安定,在那些孤独而寂寥的夜晚,一遍一遍地去回忆我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和我们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在回忆的旅途中去寻找微笑,用追忆的方式来安定自己。

丁香花是素雅的,淡淡的花却也小得可爱,如果说鲜艳夺目才是美丽的主流,那么丁香花却用它的素装淡裹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才叫外柔内秀,什么才是柔中带刚。以前习惯了追逐声名的生活,为了心中的梦想而放弃了很多,当最后终点来临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只是一场虚幻的梦,留下的只是一种深深的遗憾。直到前不久有一天,我走到一处丁香花树丛中,随着微风掠过,我发现四处飘散的丁香花瓣竟是那样的美,淡淡的紫色,散落在我的身上,再从我身上飘落到地上……我停住脚步,微闭着双眼,感受着这样一场丁香花瓣雨,慢慢带走我淡淡的忧伤。而当我真正地直面丁香那朴素的花瓣,那淡淡的如水一般清彻的浅紫色,我才发现,其实简单也是一种美,其实只要过得快乐一切便也无怨无悔。

前几天上网浏览花语的时候,我无意中发现,生日是612日的人幸运花是丁香花,而这一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我顿时百感交集,激动万分,这让我开始相信,世间真的有所谓天赐良缘,命中注定。终究不知究竟是我选择了丁香,还是丁香选择了我,使得有丁香的地方就有了我的关注,有我的地方也有了丁香的芬芳,因为我愿化做一缕春风,吹出丁香的唯美。

近几天武汉的天气突然变得好冷,凛冽的寒风已将秋季视若无睹,一笔带去。不知道家里的丁香花是否正在经历着生命的洗礼,但我相信我的父亲一定会像深爱他的儿子那样爱护他的丁香,尽管那只是一株带着些许忧郁的花。

不知道家里的丁香花什么时候能够盛开,如果能够的话,我多么希望那时候自己能够亲手摘下一朵,送给我那最亲爱的。

 

二、年轻的爱情(渴望有你)

    题记:多少次和今天一样的夜晚,我从不将感情刻意地聚焦向某一个人,但除了我的梦中女孩。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而我宁愿跪在佛前求上五百年来换得今生一段超越梦境的尘缘。问佛:世事本无常是什么意思?佛说:无常便是有常,无知所以无畏。我问佛:为什么我的感情总是起起落落?佛说:一切自知,一切心知,月有盈缺,潮有涨落,浮浮沉沉方为太平。虽然你没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但你的笑靥已构成了我美丽而善良的生命线。

多少次和今天一样的夜晚,我透过黑色的苍穹追忆着你。你那分明不在的身影显得如此的朦胧和美丽。此时,万物都好像没有了生命,一切是那样的冰冷和静寂,唯一能感觉到的是我那跳动着生命的旋律。

梦中的你又是那样的美丽,你那如水的眼睛凝视着远方的天际,似瀑的长发轻轻地拂动了我的心灵。敞开久闭的心扉想要对你说些什么,却被那带着花香的风儿无情地吹去,无奈的我只好把它悄悄埋在心底。

梦中的你又是那样的沉默,我只能从你那蒙娜丽莎似的微笑中去感受你的声音。我的灵魂时时伴着斯特劳斯的圆舞曲与你翩翩起舞,因为我真的不愿错过你!

多少次和今天一样的夜晚,心儿徘徊在月光如水夜阑人静之时。熟睡的我总被你那甜美的声音惊醒,无端的忧郁是被你的身影轻轻拂去。感动之中,思念的泪水在我的心中汪洋恣肆!

花褪残红,燕子飞绕。当你的身影在我生命的底片上定格的那一瞬间,我不禁要问:谁说只有倾城的沦陷才会造就一段旷世不变的奇情?谁说只有冰海沉船的灾难才能成就一生不变的浪漫?

多少次和今天一样的夜晚,晓风伴着残月。而我感觉自己是那孤舟中独守渔火的梢公,任岁月在时光的飘荡中延续,让曾经的一切都散落在逝去的流水中。而余下的,则是满天的花飞,以及满天花飞的背后,一颗永远等待的心。

美好的愿望只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好像自己真的在寻找一种与众不同但又似曾相识的感觉。想起了亦舒的《她比烟花还寂寞》,华丽的书名,换个思维想想,烟花不一定寂寞。

学生时代的平安夜似乎我毫无记忆,偶然有像英语老师的那句Merry Christmas Eve的片段闪入脑中,一切都是那样的模糊。同时也说明了一点:那时西方文化的融入不像现在那白胡子老头和那所谓的圣诞树无处不在。印象中的十二月份是一个温暖的月份。到现在,每每我回家偶然整理抽屉时,看着那些曾经代表我的思想和经历的“物证”时,还是很难相信那我时怎么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搞什么元旦晚会,去当主持人,去演小品相声,去唱歌等等,而且对互送元旦圣诞贺卡常常乐此不疲。如果时光倒流,换作现在我或许更愿意坐在台下静静的欣赏属于别人的舞台。

思想,继续游离。忽然记起了高二那个平安夜,那个下雪的平安夜。时值初恋,按不成文的规定那天晚上应该送她回家,因为我是住读生的原因,只能将她送到学校的大门口然后说一句平安夜快乐,往回走的时候还在埋怨学校太小怎么一下子走到了了尽头,却没有想想是不是自己走得太快。第二天她告诉我那晚她将我的名字写在了家门前的雪地上并希望我一生平平安安。青涩年代的青涩爱情就这样在点点滴滴中感动着。时光流转,那片刻有我名字的雪和雪中的故事早已融化到了历史的灯火阑珊中去了。

曾羡双宿双游的戏水鸳鸯,曾慕一载一会的织女牛郎,但我从未放弃,也从未彷徨,五百年的期待,终于划出爱的光芒,相拥的那刻,千年思念的泪光,在天地间悄悄隐藏,世间翘望,江山的沧桑,见证着我们爱的分量,狠心的时光,撕开了我们相拥的臂膀,瞬间的背后,是流水落花的心伤,是望断天涯的惆怅,不同轨迹的我们,又将续写我们的梦想,轻锁心窗,静静思量,我们期盼下个五百年,那甜蜜而又短暂的漫长。

今天,忽然想起了四年前我大一写的那首诗——《那天的青山湖》:四月十三,我和她

在树的阴影蹲下,像在风上烙画,我用嘴唇辨识,阳光的味道,心情同湖水跳跃,爱的浪花。

    写这首诗的时候,有我,有她。权当玩笑把它当作文交上去的时候,熊子延老师竟然说其中的一句写得特别好,当堂讲评的时候,我们相视一笑,也巧:有我,也有她。几句打油诗,现在看来没有什么特别,但其中有承载了太多的东西,一路走来,整整四年了,时间快得是那样的不经意,就像政府院子里面梧桐树上的枝桠,一夜之间翠绿满枝。摊开人间的四月天,天空碧蓝如洗。走在思念的月半湾,心情一如古老的诗词,平平仄仄。不管怎么样,只是每年的四月十三,我都要把这首诗重新写一遍,不为别的,只想为这芳菲的人间四月天涂抹上一些文字的颜色……

    写到这里,思想又开始凌乱,凌乱得深深浅浅,浓浓淡淡,凌乱的最后想起了林徽因的《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不用想太多了,只想在西窗的烛火中,静静的把文字剪成思念,再把思念贴进心间,这样就能在每年的四月十三,用心去勾勒出你如水的容颜……

年轻的时候,谁没喜欢过那个白衣少年,谁没干过说走就走的旅行,谁没写过两篇黛玉葬花式的小文章,谁没下过几个为爱走天涯决心……

三月春风悄悄潜入城市的角落,蒙蒙细雨轻轻飘落在黄昏的街头。

虽是风暖轻寒却也冷冷清清,乍暖还寒。

人的情愫真的很莫名其妙,或许错觉于这一个月的时间不短不长,有时会突然在半夜惊醒,忘了时间忘了空间地还以为我仍然身处广水,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

就像要努力的想起一个梦境,明明曾经在那里逗留,如今却幽居到了记忆的深处,似曾相识的场景,越追,越隐匿。

其实爱从未有过得失,只是在你我心中被拥有过就好。世事如此,回忆亦如此……

人生如青春:一半明媚一般忧伤。生活如戏剧:半是浓装半淡妆。而我们,现在不过是本色出演,希望兄弟姐妹们在自己导演的电影里都拿自己的最佳影帝和最佳影后。

鸣谢生命中有你们的参与,曲终人散但这不是结束的结局。于是,我期待着与离别的离别再次相逢。

我的青春刻在你的城。但愿他日相见,花开如昔。

 

三、伊人已去,余生茫茫(藕香客)

寒露已过,霜降开始,秋天似乎该收拾起残梦远去,初冬也该抖抖擞擞从关中一路奔向南来了。忆起昨夜的皓月,仿佛今早后场上的衰草定会凝上薄熠的白霜,这燥热的南昌也会有“枯草霜花白,寒窗月影新”的景色了。

心中一想,陡然冷得缩作一团,拉上被单,安然听着隔床的鼾声,低沉徐徐,切换了游离无碍的思绪,热脑中的画面就从冰霜连天的哈尔滨摇换到了城草枯黄的古都,再摇换到风爽日丽的江南。

打开手机一看,这才是南昌清晨四点的时光。我在这里,消量一段年华。

这样想到,从白露到霜降,我已蛰居了旧历上的四个节气,不长的时光,冗长的心境。这样想过,昨夜梦里还有你的身影,分别的十年,漫长而短促的,是傅聪钢键上的弦律,指尖奏过,就已不再;恰好是东坡的十年,生死之间,雁书断尽。这样想来,竟也有怅然低回、少年识尽愁滋味的悲感了。

我的睡眠质量不算太差,哪怕没有火车轰鸣作伴,却时常在仰天等候飞往昌北机场的飞机,划过的隆隆声,从天空塞到耳旁,我说,这是等候的希望,一头是久盼望归的念,一头是相思牵连的情。或许你就在这中间,来往于各座城市,人行里穿梭,偶尔也上空俯视,薄雾淡淡,一片绿海,你看不见我,我等不来你。这飞翔的路线,我该怎样去猜想呢,是南昌到深圳还是到温州,上海或许也是你的终点吧。诚然,我永远猜不透,只怔怔地常爱听这声音,穿过天际的,是你我之间的距离。

距离,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十年,有太多烦心的琐事。就像那时,我坐在左边,你坐在右边,一年的同桌,只缘于老师的眷顾,才得以启封今天这一段似忘而非的记忆。第一个晚自习,我颤颤抖抖地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粉色的信纸——那是室友托我递给你的情书,我不敢抬头,盯着你梅花色的书包,听你唰唰的写字声,心跳就是你写字的速率,怦怦地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是XX给你的。”下课铃声一响,我慌忙把信放在你的书上。你转过头,惊异的目光把我逼了回来,我赶紧拿起笔,装作继续做数学题,耳里嗡嗡一阵,只听得一声脆利的撕响,那美丽的心形信纸变成两半从窗户飘落下去,窗户下面是口浅浅的池塘,我隐约听见了万钧的力量沉入水底,破成瓣瓣浮萍。

那一年,我们十三岁,十三岁的年华读不懂初恋,记不住尴尬。你永远不会知道,那信纸上的文字是我在月光之下写给你的,我的第一封情书,我的心,它明如皎月,总要把光照给夜行的人,把自己唱给爱的人听。只不过,信尾的署名不是我,而成了别人。展眼十年过去了,尘寝的日子打开荧屏,一幕幕都让我始觉陌生如新,可怕的人生,究竟还有多少可怕的事实。我只坐等残老的那天,锁住记忆,让往事失联。可是生活不会如此,越到如今,越发觉得“相思使人老”确是慢性的煎熬,我又尚且知道“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的悲慨。往前一步,回忆里的储存空间就少一个容量,先占下的最能刻出深道印痕。

我记得,你说过,你的梦想就是考上南大,毕业做一名老师,教书读书,在学校循环过闲宁的日子。我笑笑说,我也想当老师,和你一样。你转过身来,将手搭在我的肩上,展眉笑着说,那样我们又成同事了,真好!这是你的梦想,从那时起,也成为了我的梦想。然而,我知道,你终究有一天要走进大城市,给未来筑一座梯,又会无形砌一堵墙,阻断我们之间的联系。

一年后,你就转学去了市里,那里有更好的老师,更好的未来。从此,你音讯全无。

初次听到你的消息,那是八年后的同学聚会,昔日的同学已经恍如隔世,唯有几段共同的回忆,还续着尤断尤连的情谊。才知道,你读完高中就随父母去了深圳,进工厂从一个小员工做起,流水线上忙碌来回的身影,是你最值得纪奠的青春。一个螺丝钉摁进铿锵的铁片里,镶在了思想里,有力的节奏再也敲打不出对未来的呼喊。后来,你离职去了上海,十里洋场的霓爛应该是你梦想的色彩,可是,梦想呢,它被强压在那两年的流水线上,听听那声音,过去了的,就是人生。

再后来,你又去了温州,从事怎样的工作,开始怎样的生活,我一无所知,天南地北,不知道错杂的路线,还能否回到最初的起点。

每日机械似的爱听天气预报,想你生活过的城市,如何肯与我有半点交集。你喜欢雷雨淋漓后的天气,透明的伞,天空辽阔的蓝。索性来一个雷阵雨的雨季,最能给你美妙的心情。还好,每一次台风从温州和台州登陆,裹挟着大雨从福建横过武夷山,来到江西时,不用鱼雁传信,两日后,你的心情到达,就是予我切切的抚慰。让雨淅淅地下吧款款地淋,享受整个雨季,接你最近的距离。

不能停留的时光就这样走到了今天,生活给了我们不同的车票,我们相背愈行愈远,慢慢开始去适应各自的模式,去享受而麻木,忘却了那个灰色的星期一。而今在我衣柜的最上层,还叠放着六月份才领到的教师资格证,一本单薄的证书,写着曾今的执著。才发现冷淡的岁月里,只为一个单纯的等待,我抱定最初的妄想,走到了现在。从江西到武汉再到南大,我按走时的路线回到原点,可谁知道,十年,竟会把我们改变成这个样子呢。是谁从谁的世界里消失,去做一个人的自己?

人生倘若只如初见,那么,老死的过去就不该是曝光的底片,就算洗出的是黑白相片,那也是令人可慰的满足吧。就算时间倒流一圈,我仍会站在原地怅望,极目不见,伊人已变。该说些什么好呢,感念我们不老的青春,不致使心底的念想就此无故随风散灭,还是同轻音乐样穿过人的灵肉,且住上一万年。

假如音乐有形体,它定是最好的知己,听音乐饮冰啤,醉酣一回,舒放十年的压抑。插上耳机,打开音乐库,随听随去,耳机里循环着这样的歌词“你现在过的好不好,是不是依然爱微笑。如果你过得比我好,我可以把所有都忘掉,画一个完美的句号,什么都不再需要。”心到此起伏,难以平息。

听着听着,天空亮起来了,国防生早训的号喊声打破了黎明前的沉寂。鼾声就这样在思绪的行走中不知何时止住了。床头渐渐有了白光,照清了对床憨憨的睡脸,可爱的睡境,倒让失眠难静的自己欣羡不已。天边换上了鱼肚白的面目,这样明净的天气,又是难得的晴日,即使心尖还笼着梦里的霜,那也有些许温暖的感觉,带着这温暖的记忆,去寻找未来,未来会有一个人在等待,是我,也会是你么? 

可是,我在这里,你有在哪里?

 

 

参考资料
[1].  纸质书国家级书号平装版   http://www.shushang.com
[2].  纸质书部委级书号平装版   http://www.shushang.com
[3].  纸质书部委级书号平装版   http://www.shushang.com
[4].  纸质书北京部委社书号平装版   http://www.shushang.com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名家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名家

上一篇晒下咱家的教子心经 下一篇人生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名家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1

收藏到:  

读者都去哪了

品牌信息

admin
admin
超级管理员
名家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名家